受中美貿易戰、疫情等因素疊加影響,逆全球化潮聲陣陣,未有退勢。不過李東生說,雖然這一輪“逆全球化”的影響很大,但它改變不了“經濟全球化”的大趨勢。


全球化是一條充滿風險與挑戰的道路,TCL作為先行者,在這條路上汲取過教訓,也收獲了很多經驗。李東生說,國家之間的競爭實質是經濟的競爭,而競爭的主體是企業,中國企業要盡快適應全球化競爭的新趨勢、新變化。

TCL創始人李東生談企業全球化問題

近幾年,隨著國際貿易保護主義抬頭,經濟全球化出現了調整和分化,這對中國經濟特別是制造業的發展造成了嚴峻挑戰。在此背景下,中國企業該如何應對挑戰、破局突圍?我將結合TCL全球化的經驗,從三個方面談談企業全球化的問題。


“逆全球化”對中國經濟和企業的發展帶來挑戰


目前國際經濟和地緣政治環境發生了重大變化,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全面遏制、打壓中國,通過發動貿易戰、金融戰、科技戰等多種方式削弱中國的發展趨勢。中國正以有力措施應對挑戰,努力構建雙循環新格局。


上一任美國總統對華貿易、科技和金融的限制政策還在延續,同時拉攏西方國家“打群架”,對中國進行全方位圍堵和輿論攻擊。這種逆全球化行徑,對中國經濟特別是對制造業發展造成了多重沖擊和不利影響。


首先,加征關稅等貿易保護主義對中國企業及其美國業務造成了很大影響。它增加了企業對美的出口成本,降低了企業競爭力。很多人問我,加稅是不是美國承擔?其實中國產品如果在美國經營,那么加稅成本是由中國企業承擔;但是來料加工方面,如果美國產品在中國生產,這一部分關稅則由美國企業承擔。


為什么中國產品在美經營卻要自身承擔關稅?原因很簡單,以電視為例,當產品進入到美國市場,對于客戶來說買TCL或者買三星并沒什么區別,但如果買你的電視還要額外增長7.5%的關稅,而這個關稅還要消費者來承擔就顯然不合理,所以這是美國的交貨價,對所有客戶都一樣。為了提高效率,以前有些在中國口岸交付的客戶,后來都改為按美國到岸交付。比如,如果我們給谷歌、Facebook生產產品,它們就要承擔關稅,我們會因此承擔很大壓力,因為根據相關要求就必須得在6-12個月之內將產地轉移出中國。


其次,這種壓力倒逼中國企業對產業鏈進行重組,必須要把一部分輸美的生產能力轉移到海外去。2019年我們就預感到貿易戰的趨勢會持續,所以在墨西哥原有工廠的基礎上又新啟動了一個工廠,同時增加在越南工廠的產能,慢慢將產品從“以輸美為主”調整為以“輸往墨西哥為主、越南為輔”,這對國內的生產造成了一定的影響。


第三,美國等西方國家在專利、技術研發、重要裝備等領域具有相當的優勢,中國出現了一些“卡脖子”節點。在壓力之下,很多“卡脖子”技術點和產業點會逐步得到解決,但有些問題需要較長的時間解決。比如“高端芯片”這個領域,我個人估計,要解決這個問題恐怕至少要5年。在未來相當長一段時間,技術封鎖對中國企業的影響依然很大。


為應對這種復雜局面,中國提出以“國內市場為主體、國際國內雙循環相促進”的經濟方針,通過國內加大深化改革開放,營造一個更加開放、有影響力的環境,以打破技術封鎖,促進中國市場的開放,推動中國經濟全球化。


今年政府工作報告及黨中央關于經濟政策的闡述中,其中有一條政策強調,中國要保持制造業在中國GDP中的比例基本不變。這為中國的經濟格局奠定了一個大基調,目前中國在經濟體量上排在美國后面,居全球第二。但如果從更大范疇來看,其實中國已經超過了美國,中國制造產出占全球制造比例是28%,美國只有16%。中國經濟的未來發展戰略很清晰,要保持制造業在全球經濟中的份額和相對競爭優勢。


這一輪“逆全球化”的影響雖然很大,但我認為它改變不了“經濟全球化”的大趨勢。任何經濟活動背后還是靠市場力量驅動的,經濟全球化最重要的一個特征就是能充分發揮出不同國家和地區的相對比較優勢,這種優勢要通過貿易、交換來產生,這是經濟全球化的基本格局。但是它是在一定規則下進行的,未來全球貿易規則將會有系列調整,這也是未來經濟全球化發展的一個特征。


TCL全球化歷程及在新起點下的全球領先戰略


TCL的全球化經歷了三個階段。在全球化初期,我們以成本、效率、質量的優勢取得國外品牌加工的訂單,積累了原始資本和工業能力,1999年TCL越南建立了第一個工廠。在開拓階段我們創立了TCL品牌,培育自主經營體系,穩定國內市場,同時發展海外市場。在國際化階段,從效率成本領先到形成產業資本及核心技術優勢,從國內經營擴展到全球化經營,我們不斷提升海外經營能力。


2018年美國對華發動了貿易戰,作為中國最重要的海外市場,美國對中國出口產品加征關稅直接致使TCL業務受到較大影響。在這種情況下,我們采取了“讓利保市場”的策略。


美國市場是全球開放程度最高的大市場,其消費產品的進口關稅要比歐盟地區低,所以之前對美出口都是以整機出口為主,對其他主要國家市場出口形式則是在當地建立產業和供應鏈。比如,我們對歐洲的業務就是一直以波蘭工廠作為生產基地;但貿易戰就促使我們調整供應鏈,在墨西哥建立了第二個產業基地,在海外一些產業基地重新規劃、調整,以加強TCL對美國市場的競爭力。


疫情讓2020年TCL海外業務逆勢增長,海外營收做到了804億元,占產品銷售收入的53%。去年品牌電視海外業務的增長達到27.5%,其中美國市場達到了25.4%的增長。不過我們也付出了代價, 2019年年底美國第三批加征關稅的名單里出現了彩電,這讓TCL的美國業務在2020年因額外增加關稅而出現虧損。今年我們產業、供應鏈做了調整之后,在美國市場會做到基本持平??傮w來講,對利潤造成了比較大的影響。


今年1-4月,TCL經營業績開始大幅增長,其中海外業務的銷售增長超過30%。這一成績也得益于TCL多年深耕海外市場,奠定了較好的市場基礎。

TCL創始人李東生談企業全球化問題

在全球化經營方面,TCL也出現了一些改變:


第一,從“出口產品“轉型為”全球產業布局”,建立了更完善的全球供應鏈。近幾年,TCL不斷完善全球制造和供應鏈布局,在印度、越南、墨西哥、馬來西亞等多國新建、擴建了多家彩電整機模組以及光伏電池工廠。以北美為例,2018年中美貿易風波之后,我們開始擴建墨西哥彩電工廠,隨著海外生產基地和供應鏈的調整,TCL出口美國的彩電在海外工廠的制造比例在去年底達到了36%,近期超過了50%,預計到今年底將達到70%,這在很大程度上消除了關稅影響,明年會在墨西哥、越南和其他基地有更多生產,輸美產品將會達到90%以上。


第二,持續加大技術研發投入,布局全球研發體系。TCL目前在歐洲和武漢、香港、廣東地設立了人工智能及半導體顯示技術多個研發中心,在美國西雅圖、硅谷設立了2個研發中心,研發先導性的創新技術。2020年TCL戰略入股日本JOLED公司,在噴墨印刷OLED領域展開深入的技術合作,在材料、裝備、工藝、產品等環節開展對下一代印刷顯示產業鏈的生態建設。


在國家和地方政府的支持下,TCL牽頭組建了國家印刷及柔性顯示創新中心、國家新型顯示技術創新中心等2個國家級創新中心,我們力爭在技術領域從跟隨到并跑、再到追趕、超越,要在未來幾年實現下一代顯示技術進入全球領先行列的目標,同時探索人工智能、5G和工業互聯網在產品及生產中的應用,推動產業結構向高端升級。


第三,通過并購重組整合資源,開拓新的產業賽道,提升企業競爭力。去年我們收購了中環集團,進軍光伏產業和半導體硅片產業,將全球化經營的經驗,嫁接到中環半導體產業優勢上。此類整合對TCL來說,是開拓了一個新賽道,對中環傳統的老國企來說,則是為自身注入了巨大的發展動力。中環半導體剛公布今年一季度季報,銷售收入增長65%,同期利潤增長了一倍多。


今年中環半導體提出了“效益倍增”計劃,銷售收入和利潤都要實現倍增的目標很具挑戰性,但我有信心達成它。這也反向印證了企業通過改制,能夠讓新的機制和體制帶來發展動力。同時,我們在去年收購了蘇州三星的液晶顯示工廠,三星同時宣布會戰略撤出液晶顯示產業,其在韓國的兩個工廠也會在今年關閉。該事例也反向印證了中國企業較快的發展速度。


2010年TCL剛開始進入半導體顯示行業時,三星還是我們的標桿,經過十多年的發展,我們終于實現了追趕和超越?;叵脒@個歷程,很有意思,也挺自豪。通過收購韓國三星的蘇州工廠,擴大了我們的液晶產能;同時我們在深圳(第二條)11代線的建設爬坡,以及最近宣布在廣州在建下一代新型顯示技術的產線,將能夠進一步強化我們在全球半導體顯示產業的競爭力。


第四,鍛長板、補短板,助力中國產業鏈自主可控。當前,西方國家對中國發展科技戰的本質,是對高科技產業主導權的爭奪,為補齊國家半導體、芯片產業鏈的關鍵性短版,應對全球供應鏈的變局,TCL已經投資10億元建立TCL半導體控股平臺——TCL微芯科技,這10億元是第一階段的投資,未來將在集成電路設計,以及集成電路芯片、器件方面加大投入,在該產業領域建立競爭力。

TCL創始人李東生談企業全球化問題

TCL全球化經驗對中國企業全球化的啟示


全球經濟的不確定性既帶來風險和挑戰,也蘊含著巨大的發展機遇。對于不斷發展壯大的中國企業來說,全球化是一條充滿風險與挑戰的道路,TCL作為先行者有幾點體會與大家分享。


第一,中國企業要敢于“走出去”,也必須要“走出去”。中國制造業占全球制造業的28%,有相對比較優勢,其巨大的產能,單靠中國市場是消化不了的,一定要在全球化經營方面取得突破,這一點,在戰略上大家要有清晰的認識和正確的判斷,要堅定地推進全球化業務。


第二,中國企業在走出去的過程中,要將全球化和本土化進行結合。以前中國只是賣產品出去,近十年來,全球化增長更多的是靠“走出去”真正建立起全球產業鏈布局,把前端深入到目標國家;發展業務的同時還得對當地的經濟、社會發展要有貢獻。這是中國企業全球化發展的一個基本格局。


如果把工廠、制造、銷售、服務甚至產品設計都深入到當地的國家和市場,關稅、貿易保護的壁壘就能夠被突破。而且無論全球經濟格局怎么變化,對我們在當地的業務影響都很小,所在國也很歡迎我們。從理論上來講,這種業務模式的轉變對中國經濟的總量和出口會有影響,但實際在推進該戰略的過程中,如果能夠把蛋糕做得更大,這個影響就可以避免。


去年中國的出口占比是20%,海外業務實現了28%的增長。TCL海外業務也幾近同比例增長。不過海外業務是以企業在當地的生產銷售數額的方式計算,但出口是中國的商品出口到目標市場。所以把蛋糕做大后,出口依然會和企業海外業務銷售保持同步增長。


第三,加強研發,推動產業向價值鏈的中高端升級,在全球產業格局中建立競爭優勢。早期中國制造業更多的是在中低端方面建立相對比較優勢,未來隨著全球產業格局的重構,中低端產品有一部分會轉移到生產成本更低的國家。中國企業想建立自己的優勢,一定要加快向“高科技、重資產、長周期”的戰略新興產業轉型,并建立高科技發展的新賽道。


當前經濟全球化遭遇沖擊,全球產業格局在加速重構,國家的競爭實際是經濟的競爭,而競爭的主體是企業,中國企業要盡快適應全球化競爭的新趨勢、新變化,加快和優化全球化產業布局。


文章來源: 亞布力中國企業家論壇

免責聲明

我來說幾句

不吐不快,我來說兩句
最新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哦,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