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qxa4p"></ruby>
  1. <dd id="qxa4p"><track id="qxa4p"></track></dd>
    <dd id="qxa4p"><track id="qxa4p"></track></dd><rp id="qxa4p"><acronym id="qxa4p"><u id="qxa4p"></u></acronym></rp>

  2. 
    
    <rp id="qxa4p"><ruby id="qxa4p"><input id="qxa4p"></input></ruby></rp>
    <em id="qxa4p"><strike id="qxa4p"><u id="qxa4p"></u></strike></em>

    “雙碳”目標給我國經濟帶來的五大機遇和四大挑戰

      許我半盞清茶        2021-06-25 18:31:01

    作為一項重要的戰略決策,我國提出碳達峰、碳中和目標,不僅是單一的能源、氣候環境問題,而是一項影響非常廣泛和深刻、復雜的系統性工程,勢必將對未來幾十年我國經濟、能源、產業、科技、投資、金融等方面發展產生重大影響。


    “雙碳”目標給我國經濟帶來的五大機遇和四大挑戰


    什么是碳達峰/碳中和?


    碳達峰是指我國承諾2030年前,二氧化碳的排放不再增長,達到峰值之后逐步降低。


    碳中和是指企業、團體或個人測算在一定時間內直接或間接產生的溫室氣體排放總量,然后通過植物造樹造林、節能減排等形式,抵消自身產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實現二氧化碳“零排放”。


    “雙碳”目標下,我國將加快推動綠色轉型發展,更好地發揮我們的制度優勢、改革紅利、政策動力、技術潛力,構建新發展格局,實現經濟高質量發展。但同時也要看到,與歐盟、美國等發達國家相比,我國實現“雙碳”目標時間緊、任務重、難度大,尤其是考慮到能源及相關企業在國民經濟中的重要地位,在推動“雙碳”工作時,更要注重節奏和方式,要防止由此引發的系統性風險和對經濟社會發展帶來的挑戰。


    “雙碳”目標給我國經濟帶來的五大機遇和四大挑戰


    五大機遇


    長遠看,碳達峰、碳中和有利于實現經濟高質量發展和生態環境改善的雙贏,將為我國經濟社會發展帶來五大機遇。


    一是倒逼產業轉型升級,提高經濟增長質量。“雙碳”目標將推動我國工業制造業尤其是初級制造業向綠色低碳轉型升級,并將推動企業大力增加綠色發展相關新技術的研發投資,推動我國綠色經濟相關產業“走出去”,向外延伸產業鏈。


    二是加速我國能源轉型和能源革命進程。通過大幅提升能源利用效率和大力發展非化石能源,逐步擺脫對化石能源的依賴,以更低的能源消耗和更清潔的能源,支撐我國經濟社會發展和居民生活水平提高,進而加快實現由高碳向低碳,再由低碳向零碳的轉變,在倒逼能源清潔轉型的同時保障我國能源安全供應。


    三是加快高耗能、重化等行業“去產能”和重組整合步伐。“雙碳”目標下,鋼鐵、石化、建材、水泥、有色金屬等高能耗、高排放產業產能擴張的力度將受到較為嚴格的碳排放限制,產能退出和壓減速度加快,“去產能”步伐提速。行業內技術、設施更為先進的龍頭企業有望進一步占據競爭優勢,兼并重組整合趨勢加強。


    四是新增大量綠色投資需求,改善投資結構。“雙碳”目標將刺激三大投資需求:一是新增大量風電、光伏等非化石能源投資;二是高耗能、高排放行業為降低排放,需要新增大量清潔能源設備、低碳排放設備等技術改造投資;三是為實現快速降低碳排放,需要新增大量綠色、低碳、零碳等技術投資。這三大新增投資需求分布在能源、工業、建筑、交通等眾多行業領域。


    五是有利于打破“碳壁壘”,推動產品出口。未來的碳減排不僅是一個環境議題,還是一個全球新的政 治認同和政 治經濟利益的博弈手段。部分發達國家開始將碳減排與貿易聯系在一起,動用“碳壁壘”,嚴格審查發展中國家出口的可能性增大。我國提出“雙碳”目標,可打破“碳壁壘”這個新的國際貿易壁壘,消除我國出口產品被征收碳稅的潛在風險。


    “雙碳”目標給我國經濟帶來的五大機遇和四大挑戰


    四大挑戰


    在看到“雙碳”目標給我國經濟帶來眾多機遇的同時,也要認識到,由于我國目前仍處于工業化發展階段,未來一段時間內我國經濟仍將進一步發展,工業化和城市化持續推進,能源消費量仍將增加,二氧化碳排放量也會隨之增加。在以產業結構調整、行業節能和非化石能源發展為主要減排手段的前提下,短期內,較高的碳減排目標對經濟或有一定負面沖擊,可能帶來一些風險與挑戰。


    一是企業生產成本增加的風險。在現有技術條件下,傳統化石能源的碳減排以及大力發展風電、光伏發電,有可能增加終端電價上漲壓力,并導致整體能源使用成本的上升,或推高商品價格水平。而碳捕集、封存和利用(CCUS)等技術工具以及碳交易等市場化工具在內的碳減排工具的利用都會增加企業生產成本。


    二是煤電、油氣等高碳企業面臨資產擱淺風險。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要求大部分行業在30—40年時間大幅度降低碳排放甚至實現凈零排放。在此背景下,煤炭、油氣等高碳產業和企業將面臨收入下降、成本上升、盈利下降等風險,可能產生不良資產、擱淺資產。


    三是能源供應安全風險。能源是現代社會發展的基礎,可靠、穩定的能源供應關系到國家安全、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以及人民福祉。雖然近年來我國風電、光伏等新能源技術發展較快,但與傳統化石能源相比,新能源在技術層面仍存在較為明顯的短板,短期內還難以解決,或無法滿足電力行業規模巨大且持續增長的供應需求。在推進“雙碳”過程中,如果傳統能源退出過快,新能源供應又無法填補空缺,可能會出現區域性的電力供應不足風險。此外,新能源發電具有很強的波動性、不穩定性、隨機性,新能源大比例的發展將對電力系統安全穩定運行造成巨大影響,一旦出現大面積、持續長時間的陰天、雨天、靜風天,發生大面積電力系統崩潰風險的概率增大。


    四是可能帶來區域發展不平衡的風險。我國地區經濟發展差異大,不同地區資源稟賦、產業優勢和經濟發展水平的差異性,造成不同區域綠色低碳發展的成本有著顯著差別?!半p碳”目標將對不同地區、不同人群帶來不同程度的沖擊,或將加劇地區、行業發展的不平衡問題。


    對策建議


    對于上述風險與挑戰,首先,要牢固樹立發展是第一要務的理念,嚴格按照中央有關精神和工作部署,有序、穩妥推進“雙碳”工作,避免激進和一刀切的做法,保持經濟持續健康發展,居民收入不斷增加,提高整個社會對商品價格上漲的承受能力。其次,通過加強低碳清潔能源技術創新,加快能源體制機制改革,提高能源利用效率,努力實現低碳能源的規?;?,降低低碳能源使用成本,緩解商品價格上漲壓力。第三,未來對于煤電等高碳產業要謹慎決策、嚴控總量規模,并加大超低排放和節能改造力度,加快向低碳、清潔化轉型。第四,加大對高碳產業富集、經濟落后地區的政策支持力度,避免出現因推進“雙碳”目標而導致的不利影響。


    來源:新華財經,公考通在線

    注:文章內的所有配圖皆為網絡轉載圖片,侵權即刪!

    免責聲明

    我來說幾句

    不吐不快,我來說兩句
    最新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哦,搶沙發吧~

    為您推薦